今年最真实生猛的国产片,能上映就已经是奇迹

今年最真实生猛的国产片,能上映就已经是奇迹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

本文作者:豆瓣@李小丢丨

首发公号:识装丨

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

2020年真的很奇妙。

从春节档全部撤档,一直到如今影院复工、出现第一个50亿票房,这一切的发生都十足不可思议。

而最令人不敢相信的,还有这一部国产片的上映。

2014年拍摄,2019年亮相电影节,上个月登陆内地院线上映。

如此生猛的国产片,不应该默默无闻——

城市梦导演:陈为军类型:纪录片上映日期:2020-08-28(中国大陆)/2019-09-16(多伦多电影节)片长:102分钟

豆瓣电影一周口碑榜位居第二,评分8.1。

现实往往比戏剧更精彩,《城市梦》就是个最好的例子。

这可能是我今年看到的最好笑的喜剧片,还是笑中带泪的那种。

观影过程中,影院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,观众们的笑点大都集中在70多岁的“王爹爹”王天成身上。

故事发生在2014年,老家河南的他来武汉十四年了。

为了养活一家子老弱病残,他以政府照顾残疾人给他经营的一个街边报刊亭为据点,一点点地将“家族生意”扩张成了集水果摊、服装摊、零碎日用品小摊为一体的,长6米、宽四米的占道经营托拉斯。

故事的所有矛盾冲突,就围绕着王家要保卫小摊来保障自己的“生存权”,和城管要清理违章占道经营的无照商贩的矛盾来展开。

王爹爹每天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与城管斗智斗勇。

他嬉笑怒骂、出口成章的风采让多少读书人都自愧不如。

我反复思考如果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,哪个老戏骨能演出他的感觉,竟然无果。

也许黄渤再过20年,能演出他身上那股劲儿来。

受过教育的他,说话中气十足。

片中又一次和城管冲突之后,转身就拆开几个水果箱,铺在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中间开始写他的状子,“我控诉!”

他自有一套严密的行kok官网为逻辑和处世哲学,喊出的口号和模仿斯大林叼烟斗的样子,带着浓重的那个年代的气息。

“与人斗其乐无穷”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,看来是深受毛主席语录的影响。

而认为“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”这种想法,又显然继承了自古以来的民间传统思想。

所以,他时而对着城管队长下跪求情,时而背诵宪法捍卫自己经营的合法性。

时而撒泼追打城管队员、对他们吐口水……

时而又躺倒在地,控诉城管欺负他们一家子:

“他们城管欺负我是个脑梗,我老伴儿是个癌症,我儿子是个残疾!我儿子为改革开放没了右手!”

就像有钱人无论东西方的神佛都一样拜,王爹爹那套中西合璧、土洋结合的价值观念也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至上。

你很难说,他信仰什么。

你能肯定的,是他善于审时度势,灵活运用着他在长久的底层生活中,锻炼出的独特的生活智慧。

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王爹爹是个天生的演员——

他天生知道怎么去吸引观众的注意力。

无论是鲁磨路上的路人,还是影院里的观众,都被他的活力给震住了。

看过陈为军导演上一部作品《生门》的观众,应该都对那种冷峻、真实到让女性感到恐惧的风格记忆犹新。

所以冷不丁看到《城市梦》这种带点底层生活喜剧的风格,还挺令人感到意外的。

不变的是陈为军导演镜头下,那些发生在武汉的人和事,都是典型的中国故事。

他们虽然说着不同的方言,但让人感到非常熟悉。

他们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能看到的、却往往没有真的去“看”的那些人。

观影之前看到剧情简介,脑补出的“钉子户”和“城管”的对抗,自然是脸谱化、非黑即白的。

纪录片的妙处就在于此,它告诉你,真实的生活,往往比你想象中更复杂。

没有所谓的好人坏人,更没有非黑即白的对与错,有的只是广阔而模糊的灰色地带。

陈为军导演在影片开场之前的VCR里就说,他不想对影片中的人物做任何评价。

他想说的一切,都用客观中立的镜头记录下来kok电竞app了。

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三观,做出只属于自己的判断。

真实的生活,从来就没有标准答案。

王爹爹一家,保护水果摊的时候像是不折不扣的刁民;

回到家一家几口在漆黑油腻的出租房里吃饭、询问孙女王展萍学习成绩的时候;

kok体育app

王爹爹颤颤巍巍地端着熬好的中药,送去给老伴儿喝的时候;

观众又会发现,他们只是最普通不过的老百姓。

他们舍得吃苦,愿意为了自己的“城市梦”自食其力,就像大城市里每一个在打拼的人一样。

儿子说起父亲的“不讲理”,无奈着带着一点点骄傲——

“我父亲就像老母鸡一样,张开羽翼把我们一大家子人护在身下,我们就像是被老母鸡护着的小鸡。如果没有他,我们这十四年早就在武汉过不下去了,早就被鹰叼走了。”

而印象中强势蛮横的城管们,在气势十足的王爹爹面前,反倒像是十足的弱势群体。

他们不止一个人被王爹爹打骂过,衣服被扯开了、胸脯上都是抓痕。

他们从不反抗,“他(王爹爹)就是激我们动手,我们一动手就完了”。

△有个去调查的城管还是新人,被王爹爹打了,委屈地直掉泪。

所以,片中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——

城管们斗智斗勇,好不容易偷偷地给王家的违章建筑测量了面积。

“卧底”盯梢的队员发现,王爹爹气冲冲地骑车走了,赶忙通知队里。

队里留守的队员吓得跑去关大门,然后进入一级警备状态:

“王爹爹可能要来啦!”

双方强弱颠倒,好一出魔幻现实主义的大戏。

而《城市梦》这个片名,在双方的斗争中方显露出真意。

王家的“城市梦”是想要在这个大城市扎下根来,让家里的第三代好好上学成为城里人。

王爹爹对着镜头说:“你别看我好像和城管闹的很不愉快似的,其实我特别喜欢武汉,我死都想死在武汉,不回去了。”

城管的“城市梦”,也是武汉的“城市梦”。

近的是要争取“全国文明城市”的称号,让街道这些硬件设施整洁卫生,井井有条;

而远的是要让更多像王家这样的外乡人,在武汉站住脚跟,实现他们的城市梦,这才是城市发展的软件。

而文明执法,也就成为了武汉想要实现“城市梦”所必须要做到的软件。

正是因为这点要求,城管手握权力,却更不能滥用。

城管执法队员李忠于,大概是镜头里挨王老爷子打最多的人。

他无奈地背对镜头说——

“他们是生活的弱者,我们是工作的弱者。”

《城市梦》不是国家机器与平民百姓的对垒,更像是两类“弱者”在碰撞中研究如何共存的哲学,怎么让自己活,也让别人活。

以前常说,底层社会是个互害性的社会,任何稍微有点权力或者力量的人,都把刀挥向更弱者,曾经震惊全国的夏俊峰杀人案就是典型的案例。

一开始王家和城管的激烈冲突,也来自于双方互相的不信任和不了解。

王爹爹觉得城管是因为没有收到“保护费”所以故意为难他们,城管是认为王家无证经营连房租成本都没有,应该每月收入颇丰,一直不舍得搬就是在“扮猪吃老虎”,用弱势群体的身份当挡箭牌。

城管队员们最想不通的,是为什么帮王家找好了新的地点帮他们摆摊,他们就是不同意呢?他们难道不知道占道的违章建筑总有一天是要被拆除的吗?

王爹爹头一梗,执拗地说:

“我们穷人想不了那么长远的事,我们过一天算一天。”

王爹爹拒绝城管给他们提出的一切建议。

一来,是因为他对公职人员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和怀疑论在作祟,二来是典型的穷人心态。

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阿比吉特班纳吉与埃斯特迪弗洛合著的《贫穷的本质》一书中提到,“穷人常常拒绝我们为其想出的完美计划,因为他们不相信这些计划会有什么效果。kok安卓版下载”

书中的很多理论,在王家人身上都得到了印证。

例如穷人往往会拒绝为预防性的药物付钱,往往会拖到病症加重,才花更多的钱去治病,王天成和老伴儿的病,都是拖延造成的。

还有穷人会更加怀疑那些想象中的机遇,怀疑其生活产生任何根本改变的可能性。

王爹爹坚决不肯搬,是因为他未经考证就认为,其他地方都不如他现在kok棋牌占据的位置好。

就算别的位置好,也需要花上半年时间去培养老客户。

他不想未来如何,只考虑可能会有半年时间收入减少。

他们的行为常常反映出这样一种想法,即任何值得做出的改变都要花很长时间。

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他们只关注当前,而且拒绝改变。

但是王家的第二代想法已经有所不同,23岁就在工厂里因为冲压机失去一只右手的儿子王绍阳和儿媳,都意识到武汉要发展,他们是不可能不改变的。

话少的儿媳主意却很坚定:“如果我们真的摆不了摊了,我去广东打工也是一样的,我们萍萍以后一定要留在城市里生活,不要回老家去了。”

他们开始更多地考虑未来,计划中的未来,女儿要争取考个好大学,然后找个门当户对踏实肯干的小伙儿结婚。

“我们不想高攀有钱人,比我们有钱太多的女儿结婚了也不自在不幸福。”

城管队长年纪和王绍阳相仿,家里也有个女儿。

谈到共同的话题,双方终于心平气和起来,双方的城市梦,终于有了交汇的方向。

在我看来,片中最后那个光明的尾巴,与其说是公权力的大获全胜,不如说是人性的胜利。

脱下双方的社会属性,我们都是普通的、渴望美好生活的一个一个人。

回到人的身份,我们才有了互相理解和体谅的可能。

只有所有人把人当人看,自己活,也让别人活,真正的城市梦,才会有实现的可能。

全网群嘲,它也依然是影史最经典翻拍,没有之一

两集飙到豆瓣9.3,年度最佳“治丧神剧”来了一口气刷完全集,这部高分新剧简直大快人心!

好剧等你一起「在看」

留下评论